|  收藏本站
中文  |  English

 首页  > 企业对话  >埃隆·马斯克:我在理想中为公众构建的,是一个未来世界的完整生态

埃隆·马斯克:我在理想中为公众构建的,是一个未来世界的完整生态

2020-01-11  

111.jpeg

“真正传奇的成功,是通过商业来实现自己对未来的构想,为人类留下痕迹;而真正令人羡慕的人生,是可以一直用生命去驾驭财富,而不是相反。” ——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

自有史以来,人类社会寻求进步和探索发现之路异常坎坷。

那些最早发现规律真相或在探寻之路上独辟蹊径的人,因其思想的先进性,在其身处的社会很难被人理解,往往总是招人嘲笑,受尽屈辱,甚至牺牲生命。

是缄口自保,力求做一个“正常人”,还是为了真理和未来而坚持自我,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16世纪90年代,意大利思想家、自然科学家乔尔丹诺·布鲁诺因宣传日心说和宇宙观被捕,在监狱中度过了8年,受尽酷刑,最后被罗马教廷宗教裁判所判为“异端”,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

19世纪40年代,匈牙利医生塞麦尔维斯发现产褥热由细菌感染引起,倡导医生手术前用漂白粉洗手消毒。

这一发现使得产妇的死亡率显著降低,但却遭到欧洲医学界权威们的强烈反对。

因长期遭受舆论攻击,赛麦尔维斯心理压抑导致精神错乱,被迫住进精神病院,最终因遭看守殴打离开人世。

222.jpeg

到了21世纪的今天,人们极少再因为观点的与众不同而失去生命了,但不被理解、遭受嘲讽的境遇仍然随处可见。

即使是拥有3家足以改变世界的高科技公司的埃隆马斯克,在向自己的传记记者阿什利·万斯敞开心扉之前,也不得不追问一句:“你觉得我疯了吗?”

马斯克的追问是有原因的。

在他卖掉PayPal成立SpaceX的时候,人们提到他时用得最多的形容就是“那个想把人类送上火星的疯子”。鲜有人能理解他的想法。

虽然马斯克在媒体前并不低调,但他也几乎没有配合过媒体意图窥探他的公司和个人生活的尝试。想深入了解马斯克狂热梦想的根源并非易事。

阿什利·万斯是唯一一个得到马斯克允许深入他的工作和生活,并访谈马斯克累计长达40多个小时的媒体人。

他在所撰写的《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一书中,详细讲述了马斯克的成长经历、人生理念和性格、几家公司的创建和投资历程以及运营情况。

通过这本书,对于马斯克究竟是疯子还是先驱,每个人都容易得出自己的判断。

狂热的梦想家

2015年,一部名为《火星救援》的科幻冒险大片上映,获得了极高的赞誉。

影片中,马特·达蒙饰演的战神3号计划宇航员马克意外被困在火星上,在几乎必死的情况下,凭借自己植物学家和机械工程师的背景,在火星上搭大棚种土豆,为自己创造了生机。

在最终获救时,马克完成了独自在火星上生活561天的创举,也让人们看到了人类异星球居住的可能。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早在14年前的2001年,埃隆·马斯克就开始认真思考人类移民火星的问题了。

马斯克认为,随着地球的资源耗尽、自然环境越来越恶劣,人类需要寻找一颗备用星球来为地球不再宜居的那一天做准备,或者预防全球灾难的突然发生。

333.jpeg

2002年6月,以“帮助人类移居火星”为最终使命的SpaceX公司正式成立。

除了SpaceX以外,马斯克控制的公司还包括生产纯电动汽车的特斯拉(Tesla),以及为家庭提供太阳能板安装及一体化服务的太阳城(Solar City,现已被特斯拉收购)。

马斯克还构思并参与设立了超级高铁Hyperloop One,开发真空地下隧道的The Boring Company、“星链”卫星互联网服务计划Starlink、神经连接Neuralink等公司,核心思想都是为火星移民及对抗人类突发危险作准备。

以上任何一个项目从价值上看都足以达到国家战略项目的标准。

而对一家私人企业而言,一则显得过于脱离现实,二则如此宏大的项目需要不菲的研发和成本开支,没有财政资金支持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会有企业家想做这样的事,除了埃隆·马斯克。在被人问到“做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难道不担心失败吗”时,马斯克回答:

“恰恰相反,这些事情失败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成功的可能性。我之所以去做,不是因为这些事可以成功,而仅仅因为我想去做,那是我对于世界未来的主张。”

实的理想主义者

理想主义者是用直觉去认识世界、用情感去下判断的人。

理想主义并不是坏事,但如果过于理想而无法实践,理想就成了空想。而实践是需要面对现实的。

如何平衡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是一个难题,这也是很多人干脆知难而退放弃理想的原因。

但这些知难而退的人里,一定不会有埃隆·马斯克。他是那种为了实现理想,不惜让自己现实到残酷的人。

理想的商业化

一个看起来遥不可及的理想要变成现实,尤其是要实现商业化运作,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然而,无论是早期的Zip2和X.com(PayPal的前身),还是后来的SpaceX和特斯拉,马斯克都坚决秉持三个原则:

亲自面试SpaceX前十年包括门卫在内的每一位员工都由马斯克亲自面试),只招最优秀、最聪明、有理想、肯干活的员工;在不影响质量的前提下尽一切可能压缩成本,包括自主生产大多数需要的部件;全力“压榨”每一位员工的劳动,其中也包括他自己。表现在:事无巨细亲力亲为;每周工作100小时并同样要求员工;不允许员工为完不成工作找借口。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马斯克“忠诚的行政助理”玛丽·贝思·布朗被辞退。

玛丽为马斯克不辞劳苦地工作了十多年,被称为马斯克的左膀右臂和最了解他的人之一。

只因同时兼任两家公司的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提出了一次被马斯克认为不合理的加薪要求而被草率无情地开除。

虽然员工对马斯克的“高压”和刻薄深以为苦,然而另一方面又不得不由衷钦佩他“舍我其谁”的信念和机器般的工作强度。

于是,在为人类福祉的理想和马斯克人格魅力的共同感召下,SpaceX和特斯拉的员工竭尽所能,帮助公司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属于自己的神话。

444.jpeg

适度理想主义

要实现人类移民火星的宏伟理想,马斯克想要做的事太多了。

对于一家私人企业来说,既要追求产品研发速度,又要尽可能节省成本,主要部件全部自己开发生产,本身二者就形成了冲突,增大了犯错的风险和成本。

克里斯·克利尔菲尔德在《崩溃:关于即将来临的失控时代的生存法则》一书中,将易引发系统崩溃的原因归纳为项目的复杂性和耦合的紧密程度。

也就是说,一个项目越复杂,项目间各个因素的相互联系越紧密,整个系统面临崩溃的风险就越大。

对于马斯克的SpaceX和特斯拉两家公司来说,目标的不确定性、研发速度要求、产品自主程度高和资金的紧缺本身就增大了公司系统的复杂性和耦合度,使得公司面临较大的风险。

那些不看好马斯克的公众和媒体,不仅仅因为他的目标看起来遥不可及,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在时间和资金都有限的情况下,公司的容错率太低。

SpaceX的“猎鹰1号”火箭3次发射失败,特斯拉Roadster的开发也进入瓶颈,被媒体戏谑“特斯拉死亡倒计时”。

两家公司资金紧张,连员工的工资都险些发不出来了。

幸运的是,最终“猎鹰1号”的第四次发射成功了,才使得SpaceX获得了NASA10多亿美元的合约,从而解了燃眉之急。

然而,由于公司模式导致的复杂性和紧密耦合仍然存在,尤其是私人公司进入航空航天领域,失败的沉没成本太高。

公司只能随着时间在摸索中不断提高技术水平和熟练程度,以求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系统的复杂性和耦合紧密度。

因此,在SpaceX和特斯拉完全稳定下来并实现无风险的自我周转之前,马斯克再进入更多领域是不明智的。

此时也需要他放大自身现实的部分,将理想主义控制在适度的范围。

555.jpeg

世界需要像埃隆·马斯克一样的人

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上,马云与马斯克两位世界一流的企业家,围绕AI、火星、就业和生命四个话题,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

在这场对话中,马斯克侃侃而谈对于未来世界的理解,以及那个靠太阳能提供永续能源供应、人类实现多星球居住和神经连接的世界能够怎样地使人类社会免于灾难性的危机。

那些之前不熟悉马斯克的人,也是在这一次对话中,发现世界上竟然存在着这样一位不是为服务人们的生活,而是以改变人类未来为创业使命的企业家。

对于普通人来说,马斯克的思想确实远远超前于时代。

自从1969年尼尔·阿姆斯特朗登月以来,虽然世界上的航空航天技术一直在进步,但多数仍是服务于地球本身的生产生活的。

公众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诸如宇宙探索之类振奋人心的消息了。

而埃隆·马斯克在理想中为公众构建的,是一个未来世界的完整生态,并且他已经开始着手去做,这是最令人振奋和期待的。

可以想见,在不久后的将来,无论是太阳能、纯电动汽车、超级高铁,还是火星移民和神经连接,越来越多改变人们生活乃至可能改变人类命运的产业将如雨后春笋一般地诞生。

很多国家财政无法独立支撑的公共服务产业,也将因为商业化运作而变得更加经济和高效。

甚至航空航天这样高成本高风险的产业,也会因资本的参与而更快进入平价商业化时代。

666.jpeg

世界需要更多像埃隆·马斯克一样的人,因为他们梦想和行动的勇气,世界才有更多不一样的可能。

文学家罗曼·罗兰曾经说过:“一种理想,就是一种力。”

无论埃隆·马斯克是疯子还是先驱,他都无视那些嘲笑和不以为然的人,坚定地踏出了迈向自己梦想的第一步,为人类的未来之路使上了自己的一份力。

当有一天人类真的在火星上建造房屋、组成家庭,为自己竟然能走到这里、竟然能如此地改造自然而感叹不已时,那个很久以前就看到这一天的人将会被载入史册。

人们将会铭记他的冒险精神,以及他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只要你想去做,没有什么不可能。

 


关注生态网

《世界生态》杂志社版权所有 ISSN:2640-4036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阜外大街35号国务院侨务办3号楼

0.139202s